失去的远比得到的 十载诛仙真实小感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6

  十月的山峦披着浓阴的绿毯,十月的湖泊藏着深蓝的静谧,十月是盛大秋季弥留的挽歌,秋风瑟瑟中已凸显出冬的脉络。秋高气肃,又何尝不是在切切挽留一种逝去的情怀。

  回忆是一件令人怅惘又带点喜慰的事,却又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我的心。

  本人86年生,05年考入大学,苦读三年,进了大学本以为到了放飞自我的时光,却被一本小说耽误了。06年的下半年,寝室一个好友迷上了一本小说,看他每天捧在手里,如获至宝,朝乾夕惕,上课偷偷看,晚上熄灯了,打着应急灯也看,当时就被我注意了。直到一堂班主任课,惹怒了老王,书被没收了。没多久,他苦着脸跟我说,老王说了书可以还他,但他得写一份检讨保证课堂不看闲书。他求我帮他写,我同意了,并让他答应书拿回来得先借我看。后来检讨交上去,书也到了我的手,毫无悬念——《诛仙》。

  那书足有5-6公分厚,我不到一周就看完了,真可谓痴迷,这是我第一次看仙侠类的小说,结尾虽然是个悲剧,但美好的爱情却贯穿始终。

  到了07年的6月,一个周末,我和他一起去网吧。那时候校园里流行一款魔兽RPG的真三国无双,很是风靡,我们几个同学经常一起玩。在一次等机位的时间,看见一个同学在玩一款游戏,被那个画面深深的吸引了:一个侠士骑着白马,背着大刀,威风凛凛,正打着一群螃蟹怪,那个技能下去,像是一幢方方正正的房子(应该是万毒鼎吧),马下一片蓝色的大海,太阳晕晕黄黄,海面泛着白色的光芒,波光粼粼,背后一艘入水的大船隐约可见,那个画面感至今难忘。

  彼此都喜欢的小说居然出了游戏,于是我们双双入坑。我选了天音,他玩了鬼王。不得不说,那时的诛仙是纯粹的,没有那么多“神”的东西。我们一起做诛仙任务、试炼任务、传功任务、活动任务、星宿,破凶咒,逛地图,做称号任务。我记得有一天他跑来跟我说,我的火焰刀加9了,以后打架刀刀晕人,而我也第一次在网游上花了30元宝买了一把+8的八宝杖。

  网游诛仙,我喜欢它旖旎的风光、唯美的画面、酷炫的技能、玲琅满目的时装、形形色色的坐骑。我更喜欢河阳城的市井喧嚣、青云山的层峦叠翠,天音寺的氤氲禅香,还有它们各自独特的背景音乐。那种音乐就算是午夜梦回依然清晰如斯。

  大学玩诛仙,有两次经历可谓刻骨铭心。

  约是08年的秋天,奥运初罢。某个周五晚上,我们一起去网吧通宵,一直玩到早上7点,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去。当揭开网吧门帘的时候看到的景象让我毕身难忘,因为北方天寒,门帘是用军绿色厚棉布做的,殊不知屋里屋外已经是两个世界:外面银装素裹,朔风凛凛:山如玉簇,林似银妆,敢情昨晚一夜大雪,天地万物已浑然一色。网吧离学校也就两公里的路程,我们那时还穿着卫衣,缩着头,佝偻着背,走的异常痛苦。我还记得那会校园的广播已经开了,一个甜美的女声诉说着一个关于白羊座的故事云云。那是我的心头真的涌上了无数的悔意:这天寒地冻的,为了个游戏,真是何苦啊!我感觉自己就像流落荒岛的鲁滨逊,叫天不灵的同时又懊悔自己的种种。

  还有一次也是通宵玩诛仙的晚上,那会的网吧别说泡面,连一根香肠都没了。半夜时饿的我们心头发慌,于是商量出去买点吃的。凌晨两三点,城市早已入睡,大街渺无人烟,当皎洁的月光开始访问曾经如此喧嚣如今又归于寂静的神州大陆时,我们沿街找着店面。终于在一家加油站对面找到了一家小菜馆,进去竟然空无一人,原来老板已睡在柜台下面的躺椅上。我们叫醒他,他给我们做了两晚炒拉条,那真是我大学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。

  直到大学毕业,诛仙一直充斥着我的生活。及到09年毕业,终于要工作了,我省了找工作的艰辛,但还是上班了。上班后的一段日子我白天上班晚上游戏,这个时候同学都分开了,我陆续换了好几个区。2010—2012年,我追回了初恋,然后结婚生子,那段时光真的放下了,虽然有时候还会想起,也就那么一闪而过。2013年又鬼使神差的入坑神王问鼎,那年天脉乍现,副本开启,花钱越来越多,感觉诛仙越来越变样不像样了,2014年又换到天域战歌,就这么一直到现在。

  十载诛仙,玩了很多职业,从最早的天音,到后来的合欢、怀光,再到辰皇、英招、焚香。但玩得最久的却是青云,我喜欢用剑,我想每男孩年少时都有一个梦,做一个倚马仗剑、快意恩仇的侠士。也正是这种对小说的喜爱,对游戏的情怀,对职业的钟情一直让我玩到现在。但近年完美时空的一系列更新却让我从质疑变成了绝望。完美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游戏公司,它的策划研发是一个没有远见的团队,八个字概括“刚愎自用、利令智昏”。我想在诛仙里,随便找几个十年八年的玩家,听听他们的建议,察纳雅言、查漏补缺,这个游戏都不会沦落到现在。

  早两年的时候,经常在论坛看到一个“广东佛山的网友”,一个劲的在评论谩骂,不管玩家发什么贴都骂,只有他骂是对的,其他都是错的。我想也是爱之深、责之切了吧,没有爱,又哪来的恨呢!

  人生苦短,譬如朝日。生命终有尽头时,况游戏乎?诛仙这个令人又爱又恨的游戏,终有结束的时候,但我想,一个能伴随我几乎全部青春的游戏不会再有了。10几年过去,站在青春的尽头,回望过去的点点滴滴,心中无尽感概:岁月匆匆如流水,流年不尽影难追,芳华一逝终不赴,尘缘旧梦羽无归!

  真的是芳华一逝终不赴……

  于2018.10.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