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假名媛案”主人公受审,灰姑娘最终摘下了她的“公主面具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8

  Eileen Kinsella,

  2019年4月28日

  

  在许多证人提供了证言之后,28岁的社交圈大骗子安娜·索洛金(Anna Sorokin,艺术圈内的人更熟悉她的另一个名字,安娜·德尔维/Anna Delvey)终于在近日受审。

  相关阅读:忽悠了纽约上流圈和艺术界的假名媛,竟聘请造型师打造出庭装?

  上周二,索洛金穿着一袭白裙、戴着她标志性的黑框眼镜,出现在了纽约州最高法庭。她的辩护律师托德·斯波德克(Todd Spodek)在结案陈词中再次引用了著名歌手法兰克·辛纳屈(Frank Sinatra)那首《纽约,纽约》的歌词,为了给整个案件增加一种“外来者想要积极融入这座城市"的浪漫印象。斯波德克还将矛头转到那些声称被索洛金欺骗的受害者身上,认为是他们没有做好尽职调查(due diligence,指双方合作时,对目标公司所做的资产情况、经营情况、法律关系和潜在风险等方面的评估)。另外他还坚称,虽然索洛金确实把自己包装成了一名“德国富二代",但她并没有为自己的会员制艺术俱乐部(坐落于公园大道上,名为“安娜·德尔维基金会")向银行进行大额贷款。

  她究竟如何能愚弄这么多人,使他们相信了这些弥天大谎?我们提炼了五条最终让她被提起公诉的“确凿罪证"。

  索洛金的骗术

  她篡改了身份证明文件上的出生地信息

  首次发现她露出马脚的人是峰堡投资集团公司(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LLC)的一名银行家丹尼斯·奥纳巴约(Dennis Onabajo),他说索洛金为自己的艺术俱乐部提出了近3000万美元的借款计划,但在对她进行的尽职调查中,他们发现了奇怪的事情:索洛金的德国身份证上显示的出生地是多莫杰多沃(Domodedovo),但该城市位于俄罗斯;同时,她的护照上显示的出生地则是德国迪伦地区(Düren)。虽然索洛金最终没能获得这笔贷款,但她给出的解释是:多莫杰多沃是她弟弟的出生地,这只是登记出生信息的工作人员犯的错误。

  

  她伪造了根本不存在的账户

  本案的助理检察官Catherine McCaw展示了一份从索洛金的手机和电脑中进行数据提取后整合出的资料,其中显示,她曾在谷歌上搜索“如何创建假邮箱",这也指向另一个犯罪行为——索洛金创建了名为Peter W. Hennecke和Bettina Wagner的虚假邮箱账号,这些账号曾频繁与金融专业人士及受害者联系。有时,为了向对方展示汇款情况,索洛金在账户往来中还会带上瑞士银行的logo(这是非法行为)。“本案的被告都快成为这位Bettina Wagner了,"助理检察官说道,“这个假身份就是个替罪羊。"她还说,只要索洛金允诺进行电汇,意思基本就等同于“我没打算付钱给你,别来烦我了"。

  她大手大脚的消费习惯引人注意

  索洛金的骗术在2017年后似乎更夸张了。下榻在曼哈顿的比克曼汤普森酒店的账单还没付款,她就逃到了W酒店——后者虽然用积分结了房费,但她又在房间的迷你吧迅速花出去600美元,这引起了酒店管理人员的警觉。“(这些钱)倒是可以吃上不少巧克力豆呢,"助理检察官McCaw在结案陈词中不无嘲讽地说道。之后的六月,索洛金又在Le Parker Meridien餐厅吃了一次长达五小时的午餐,包含“四杯红酒、两份烟熏三文鱼三明治"——当然依旧没钱付账,信用卡也刷不了,她却坚持表示自己的姨母Bettina很快会从德国过来,入住酒店后就会帮忙付账。检察官说,这张信用卡在前一天其实已经有了一条预订酒店失败的记录,索洛金被逮捕后会增加一项轻罪。

  

  她在庭审中缺席

  因Le Parker Meridien和比克曼汤普森酒店的欠款事件,索洛金在2017年9月迎来了一场庭审,但她以身体需要复健为由飞往洛杉矶,缺席了庭审。

  她最终落入了朋友设下的“诱捕圈套"

  索洛金案庭审中的一个关键部分是围绕着她的朋友、《名利场》前图片编辑瑞秋·德罗阿奇·威廉姆斯(Rachel Deloache Williams)展开的,索洛金曾在2017年5月邀请她前往摩洛哥,说所有的费用自己已经全包了。然而,当他们抵达马拉喀什的豪华度假村后,索洛金突然表示她的信用卡刷不了一晚7000美元的房费,于是便由威廉姆斯支付了总计6.3万美元(包含房费、餐费、私人网球课程费用及购物费用)的帐单——这个数额是她年薪的一半多。之后,威廉姆斯在《名利场》中详述了自己受骗的经历,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(Simon & Schuster)、HBO和网飞(Netflix)等公司纷纷准备将这个“传奇故事"改编成书和剧集。

  

  也正是通过威廉姆斯和索洛金在洛杉矶的一次会面,纽约警方最终成功将其逮捕。索洛金的辩护律师认为,把这些经历放到《名利场》上写成故事的威廉姆斯是个“投机分子"(但威廉姆斯则认为,索洛金被捕只是因为她自己疏忽了)。

  庭审结果

  在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庭审过程后,安娜·索洛金终于认罪。她承认了八项指控,罪名包括一级盗窃罪(未遂)、二级盗窃罪、三级盗窃罪和非法获得服务,但同时也否认了两项指控——包括二审时定性为盗窃罪(未遂)的两个事件,分别指向她曾向银行贷款2200万美元,以及和威廉姆斯在摩洛哥的6.3万美元花销。

  

  据检方统计,索洛金在这些犯罪行为中造成的经济损失达27.5万美元,她将面临15年的刑期,正式宣判日期是5月9日。

  不管审判结果如何,索洛金都将被遣返回德国,因为她的签证已经过期。一些报道显示,如果她能达成辩诉交易(plea deal)的话,刑期可以缩短一年左右,但检方否认了这种可能性。

  “安娜·索洛金在长期的‘面具生活'后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多项罪名,"地方检察官Cyrus Vance说道。他还感谢了陪审团成员,并高度赞扬了检方和调查人员的努力,“正是他们缜密的调查,才使得索洛金在编织了那么多谎言后,最终面对了正义的真实审判。"

  索洛金的欺诈行为在过去两年中一直备受媒体关注。本案审理过程中,共有数十位证人提供了证词,包括银行家、建筑师、法务人员、酒店安保人员,甚至还有她以前的朋友。索洛金在他们面前使用的“人设"都是一致的——在25岁生日时就拥有了价值6000万欧元的信托基金的“德国富二代"。

  

  庭审过程也充满了超现实的戏剧性,索洛金即使在出庭受审时都要做好造型——这当然归功于她雇佣的造型师——整个审判过程也因此被迫延长。目前尚不清楚索洛金的辩护律师费将由谁支付,而托德·斯波德克本人也并未对此作出回应。

  文丨Eileen Kinsella

  译丨Yutong Yu

  下一篇 艺术界 文章

  字体界头号明星升级换代,Helvetica在35年后终于上新!